快捷搜索:  as

往事是时光里的青苔的网络散文

一如多年前下雨的夜晚,岑寂唯有人世雨的声音。一小我,撑着伞,走在黑阴郁。途经楼下那排梧桐树的时刻,落叶打在了伞上,沉重的呼吸声。这夜,除了朦胧的雨雾笼罩着忽暗忽明的路灯外,就是踩在那路上尽是水坑的声音,少有人走动,只有玄色的小棉鞋的声音回荡在长长的走廊里。或许多年后的今夜若是还存着这翰墨,待寻出来翻开的那一刻,是否依旧如今日的愁思綦重繁重,微微心疼。

爱好一小我在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地方,没有人熟识你,陌生到这个世上你只有你自己,在这座城,一小我,一座孤城,没有谁知道谁的故事,等于萍水重逢,便不作此生再相遇罢了。想来你照样愁怨的女子,不做凡人的生活,更不会有喜悦与欢畅吧!

在许多个暗夜酷寒的自习室里只剩下你一小我,你将苦衷拜托于手中的笔写下酷寒素净的翰墨,恍然间自己要这样不停走下去吗?可是你从来都没有惧怕过,害怕过。荏弱而不掉坚韧,恬静而不掉灵性,好像天山上绝壁边伶仃开放的雪莲,这才是真正的你。无数个高中夜晚一恍从你目下擦过,你想起你的语文师长教师对你说,看着你一点点地生长,跌跌撞撞,无论什么时刻都是一副静默苍白的脸。

压抑的`七月早已如窗外北方的雨一样冲刷着不翼而飞,格子衫,牛仔裤,素面朝天的笑貌被老班定名为有特色的爽朗笑声一齐定格装订,一路哭过,一路笑过,至今存在手机里的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照片,每一次打开,都如影象的匣口,那考前的夜晚一宿舍的人躲过师长教师的查寝,打开台灯,拼好写字板摆上酒和菜,第一次饮酒,欣喜而又忐忑,一边小声措辞一边又要防备着师长教师是否在楼下扣分,不停折腾到半夜,才晕晕沉沉睡以前。考后去看望师长教师,师长教师硬留我们用饭,很自然地拿出酒来,我们笑了,师长教师也笑了,我们都是同伙。

提及当时照样会欣然一笑,一路仰望星空,一路在深夜闯红灯压马路,一路穿过大年夜街冷巷,一路在场外拥抱祝福走过考场,一路在同砚录上写下愿君安好,在没有你的日子。我想起离校前黑板上我们的署名,下一届学弟学妹是否相识我们的心情,我想起那在宿舍墙上刻着我高三的一句话是否有人发明,我想起阳光下我们逆光对着远方说,我们要有最迢遥的抱负,却没有人发明眼底的那层落寞。

北方甚冷,愿君安好。他年若是相遇在高中,你可记得阳光下,格子衫,白球鞋以及素面朝天的笑貌?一如曾经的简单快乐。

旧事历历在目,却早已长成了韶光里的青苔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